三七开的肉包

一条咸鱼。

【电影|英雄】一个不知所云的脑洞

就。。。就很喜欢无名,然后想知道电影最后他走那么长的路都在想啥,所以才有这个没头没尾没有意义的东西ಥ_ಥ

渣文笔预警!!!
———————————————————————————
跨过门槛的时候他仍然是面无表情。他事先不知道会是这等结局,但他早已准备好在任何时候欣然赴死。

士兵的身上,他们的弓箭,远处的天空乃至他脚下的阶梯,都是浓得化不开的黑色,一片无边的海,而他们的头盔上却是鲜红的翎毛,随着他们的动作颤动。
他突然想起不久前的一个秋天,一个早晨,山中的一次练剑,他的剑气掠过一棵黄栌,便有数片鲜红的树叶轻飘飘落到身边的巨石上,像是几点火光烧着漆黑的夜。

他一点点走下阶梯。阶梯很长,他来时大约数了三百零六阶,士兵们在他四周聚集,他们的长矛铁盾碰在一起发出金属敲击的响声。大殿四周很静,所以这响声听起来格外的大。
剑出鞘便是铮的一声响,收鞘又要再响一声。使剑时能听到的就更多了,剑与风的声音,与剑的声音,切开皮肉的声音。他的十年,用剑试过了天地万物,最后留住的只有出鞘收鞘的两声响。他也觉得唯这两种声音最为动听。

无名这么想着,随即又遗憾地发现自己的剑早已不在手里了。

他的脚终于踏在了平地上。大约是起了一点点风,城墙上的旗子动了动。
沙漠里的风就没有这么温和,它们只会劈头盖脸地给人一通训斥。大风带着沙子,像是把人整个包在了厚实的壳里,其实对面的人当时说的是什么,他并没有听得很清楚。

但他听到残剑说自己也是赵人。。他还看到了那些字。当时他大概是叹了口气的。
他又怎么会不懂。

天上的云也跟着动了动,露出一小片灰白的颜色来。长空果然是不该来这里的,这里的天太逼仄了,怎么能容得下他的名字呢。
那真是一柄极好的银枪,可惜长空不能再用。
紧接着他又想到飞雪,她与自己的执拗如此相似。还有她身边的老翁——那个老先生想必已经准备好了黄旗,马上便能用的上了。

他继续向前走。这里真大啊,他所熟悉的秦国不过是那受他管辖的十里,秦国比那儿要大得多,比这里也要大得多。

而天下又比秦国大得多。

更久远的之前有人对他说剑法的精妙在于胸怀万物,有人说要带着他去看那更大的天下。可他当时太小太小,他只听懂了剑法是精妙的,也只记住了那个叫天下的地方路途很远,那个人没有带他去过。

他终于走到了城门前,他不能再踏出去了,于是就转过身来,面对一整个大殿站着。
士兵在鼓噪,大臣在鼓噪,他们在问大王,杀不杀。无名静静站着,他看不见秦王的表情。
他们在喊,大王,杀!大王,杀!
当日围城,他们喊的是大风,大风,喊着喊着,他们的旗便扬了起来。他们是不是也要一直这样喊着,直到踏上其他国家的疆土呢?

他最后又想起自己从未见过的家人,想起十年前的一座新坟,但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这些年来他以为自己是靠那一剑活着,作为一件工具活着,或是作为一个传信的人活着——最后一天的时候,他终于做了自己想做的事,甚至有一瞬间他还明白了自己是谁,为什么而活。
何其痛快。

嘈杂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万箭齐发,其势破空。

无名静静地等着他的命运落下。他望着秦国大殿,想像来时那样地看它一眼。
箭雨袭来,密密麻麻如同森林,遮住了灰白的天空,映在他的眼中。

最后一刻他却看到一个素白衣衫的人,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问他:


“你想要什么名字?”


=End=





唠唠叨叨:总感觉以无名的身世要有那种家国情怀,收养他的人一定也是一个侠客,而且小说里有说十年前养父留给无名一本剑谱(´・ω・`)而且总觉得对无名影响最大的应该就是养父,因为他人生的转折点发生在养父去世的时候。。所以(´・ω・`)
好喜欢好喜欢无名大侠!!李子演得超!棒!!虽然整篇都不知所云还是要悄悄打一个李子的Tag( ´ ▽ ` )ノ

想在路上捡到一个游牧人。
我有胶带帮他粘纸箱,我有地方给他住,我会弹琴也可以让他弹,我也会玩轮滑喜欢把整瓶矿泉水浇在头上。
我也不介意最后他会走。

官微扒下来的一只警花Wwww沉迷于眼神无法自拔

简刘/短小且无聊的片段(2)

简奥伟开车回家的路上接到欧咏恩的电话。
“师傅,你现在走到哪里?”
简奥伟报上路段,听到电话里女孩轻快的笑声:“那正好,今天M记出了新的HelloKitty玩偶系列,师傅你可不可以帮我带一份套餐回来?”
欧咏恩很小就被简奥伟接管过来抚养,他将她视作亲生女儿,一路看着她从众多同样优秀的同龄人中突围出来,直到现在成为律师。大多数时候,欧咏恩都显得过于成熟和自立,只在一些小事,例如收集M记每次推出的系列公仔这种事上,她会有一种天真而活泼的执着。
简奥伟笑一笑答应了下来,就找地方泊好车,走进邻近的一家M记。
一进门,温暖的灯光、餐食的香气和小朋友的喧闹声同时涌过来,靠近门口的展板上展示着新推出的四款玩偶,四只著名的小白猫,戴着不同颜色的蝴蝶结,还有不同的造型。简奥伟站到收银台队伍的末尾,意外看到相邻的另一队靠前的位置,一个站在一群小朋友后面的眼熟背影。
刘杰辉没有穿西装外套,穿了白衬衣站在那里,发型不似上班时一丝不苟,几缕发丝柔软地垂在额前,他仰着头看点餐牌,这时队伍移动,简奥伟看到他的侧脸,看到他眉头微蹙,专注地看着点餐牌上的四只HelloKitty玩偶,眼神温和,嘴角也没有紧绷,整个人显得放松许多。
简奥伟见他的次数不多,两人也没有过较为正式的会面,他听到的关于刘杰辉的信息,比直接从他那里得到的要多很多,对刘杰辉的印象,也大抵是那个西装革履,眼神冷峻的官方形象,现在看到警务处处长挤在小朋友中间,蹙着眉头纠结一份儿童套餐如同纠结警队大事,倒是很有趣。
于是简奥伟就走到那一列去,站到刘杰辉旁边,在他察觉到而转头之前,语气恳切地建议:“刘sir,我觉得那个红色蝴蝶结的HelloKitty比较可爱一点。”
刘杰辉惊异地转头看到他,愣了几秒后反应过来,手微微一动,似乎是想与简奥伟握手,又觉得场合并非正式,于是最后笑一笑,道:“没有想到,简大状也在这里。”
“而且我也为了它来。”简奥伟指了指点餐牌上的公仔。
刘杰辉又笑。他本就处在下班之后的放松状态,这样一笑,笑意从双眼中溢出来,让他更显得柔和,柔和而且英俊。轮到他点单时,他看看简奥伟,然后点了两份。 都为了家人嘛,他这么说着,两眼亮晶晶地看简奥伟。
最后他们每人带着一只红色蝴蝶结的HelloKitty玩偶走出门,随意寒暄然后分头离开。简奥伟在回去的路上回想,总觉得一手提着套餐袋子一手握着HelloKitty离开的警务处处长的背影,要比他以前所看到的西装革履走路带风的背影,真切许多。
他又想着刘杰辉带着笑抬头看他的样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微笑了起来。



设定大概是后来那一大串事还没发生之前吧。。(捂脸)逻辑有问题之类的。。毕竟脑子不好使。。
啊看着tag里的粮多起来的感觉真好,太太们请继续发粮!~文渣就用无聊小段子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好了23333如果真有人看请轻拍(捂脸

简刘/短小且无聊的片段

简奥伟在黑板上写好四格大字,转过身来面对徒弟们开始讲解。他不知道在十几公里以外的警察总部,有人跟他做了同样的事,也不知道他们的推导过程极其相似,还几乎同时推出了李文斌投身另一阵营的原因。
他一边安排徒弟们监控李文斌,一边期待着接下来的质询,想看看如今处于风暴中心的香港警务处处长会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尴尬局面,毕竟保住自己的位子,从来都没有那么容易。怀着某种莫名的期望,他决定到时要质询得凶狠一点。
与此同时,刘杰辉将跟踪李文斌的任务布置给下属,想起即将面对的质询,微微皱起眉头。他不明白简奥伟为何在最后一刻才突然决定参与,但十分肯定自己将面对一场狂风暴雨。刘杰辉思忖着到底该怎样回应那些质询才算是合适,试了半天,觉得不如老实回答来得有用。

刘杰辉看起来倒是没有被这场风波影响太多。他最后的回答太有意思,让简奥伟盯着他看了那么一小会儿。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不了解这位警务处处长,他除了想保住自己的位子,似乎还真是想做一些别的事情,还跟自己打算做的事情有些相似。 简奥伟想,万一哪天他的中立必须要有所倾斜,也许他与刘杰辉能够达成某种协议,换句话说,也许他们有机会变成一路人。


T..Tbc?

吃不到粮要饿死了,只好自己产出无聊的片段,真的好无聊,无聊到我怀疑为啥要写这个。。唉。。坑底自娱自乐。。(哭着